哎呦

想在这里说点什么、记录点什么、留下点什么

尴尬的词

保鲜期限于昨日。:

  理想中的职场环境是怎样的呢?是光鲜高耸的写字楼,是各种西装革履,是锃亮的皮鞋跟细长高跟的踏声,拎着手袋与咖啡的人们如沙丁鱼般挤入电梯,马不停蹄地成为某个庞大帝国的一枚小零件,然后开始又一天的尔虞我诈斗同事,花言巧语战上司的八点档剧集。

  不管怎样,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阿盛仔细打量了一下身边的严哥,高高胖胖,不算多的头发安静地趴在圆滚滚的头上,这样说的话恐怕会令人联想到中学的教导处主任,但是那副粗粗的黑框眼镜跟阿盛逛淘宝时经常看见的“修身韩版短裤”“英伦复古风潮鞋”那类型的打扮明显出卖了严哥的心理年龄。阿盛咽了咽口水,“难道做广告的人都是这么与时俱进的吗?”

  谈起这次实习,这起源于新闻里各式各样关于大学生的负面消息,“毕业季就业压力巨大,花季小伙割腕家中”“网瘾成性,大学生宿舍暴毙”,诸如此类的标题吓得阿盛老妈赶紧托人给他找了一份暑期实习好让阿盛赶快走到正确而富含主旋律的人生道路上来。一直信奉着“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忧”的阿盛收到小姨让他明天到严哥的广告公司报到的短信时,只得无可奈何地准备好第二天的午饭便当,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异常悲壮的表情挤入地铁中滚滚的上班人流。

  只有两个大男人的电梯里,显然气氛有点尴尬,阿盛刚想开口聊点什么适合都市白领的话题时,严哥突然塞了一发冷箭过来,“阿盛,你有什么理想吗?”

  不过与严哥外表不符的是他的声音,竟然挺好听的。虽然如此,但电梯仿佛突然就变成了教导处,阿盛张着好像被塞了一个鸡蛋的O型嘴,望着严哥正儿八经的表情,把浸到喉咙的“维护世界和平算吗”换成一句“让自己生活好一点咯”。

“这答案是你爸妈灌给你的吧,你们这些平时老嚷嚷着青春的年轻人不是都有点不靠谱的梦想吗?”

  阿盛再次O型嘴,敢情这又突然转折成大学哲学课了呀,只好无奈地挠挠头,接上一句万金油的话,“还好吧。”

  其实所谓青春,阿盛对它的诠释就是薯片可乐,还有发光的荧屏。而在那些剧集小说小电影里,无非就是围绕这两个关键词,梦想与女孩。关于女孩,阿盛轻而易举地就能吐出一堆名字,可惜她们都有个共同点,名字大都是四五个字的。

  那么梦想呢?年轻人最为热血的时候莫过于谈及梦想了吧,但老妈老是骂阿盛生活过得太粗糙了,胸有大痣却无大志。每次阿盛都只会沉默,他知道他吃的饭无力对抗家人长辈吃的盐,“读罢本科考研去,研毕立业娶妻来”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生活美满。老一辈人因为环境而选择少,到如今火箭卫星电脑手机都齐全发达的时代,像阿盛一样的年轻人以为生活的选择和花式都多了,殊不知那些全是参考答案,正确答案永远就只有一个。

  在一个时期,人们大都追求房子跟车子,但是当你拥有一辆房车的时候,你依然是他们口中的“浪子”而非“绅士”。

  

  “梦想其实是个很尴尬的词啊。”严哥又来了一发冷箭让阿盛摸不着头脑。当阿盛准备听严哥接下来要吐出的故事时,冷冰冰的一声“叮”想起,电梯到了。严哥圆乎乎的脸随即散开老练的笑容,带着阿盛走进公司,“大家早,没吃早餐的我这里带了蛋挞,新鲜刚出炉的,想吃的自己拿啊……”这一起一乍的,转换速度堪比老妈突然开门走进房间时阿盛把屏幕切换到电脑桌面那样快。

  公司跟阿盛之前的幻想完全不搭界,办公空间一眼尽收,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的冰箱微波炉茶具饮水机高清电视完全彰显出上班时间的生活质量,说起来其实有点像《失恋三十三天》里面的公司,虽然虎背熊腰的阿盛跟“黄小仙”完全放不到一块。

  初来乍到的,阿盛寻思怎么也得自我介绍一下吧,没想到新龙椅都没坐热严哥就把所有人都叫到占了公司四分之一空间的小会议室里开会,当然也顺带带上人生地不熟的阿盛进来。“这次这个讲座,主办方说是一次类似梦想理想这方面话题的一个分享交流会,场地定了,但布置风格,展示内容什么的还需要我们提建议,具体资料都放公共空间了,前天让你们好好想了下,现在憋出什么有意思的没?”工作中的严哥果然符合阿盛心目中教导主任的形象。

  可惜新同事们都散散落落说了几句就冷了场,然后管财务的小慈从桌子下抽出一包饼干分着吃,在阿盛对于这么放松的会议氛围又要再次O型嘴的时候,严哥嗖一声把矛头扔过来,“阿盛,你有什么想法吗?”

  阿盛紧张地托了托眼镜说道:“严哥我要自我介绍一下吗?”

“不用,我之前给他们说过了,胡总的姨甥嘛。”

  听到这话顿时阿盛心里就万马奔腾了,看来自己精心准备的大学生抛下家里千亿生意甘愿到小公司从低做起的感人故事用不上了,只好笑笑,“诶,大家好……”心里就像以前看水浒传里常见的英雄好汉中了毒箭那样“心里暗暗叫苦”。

“……那么我想问各位新的小伙伴一句,你们的梦想是什么,在你们眼里它是怎么样的存在?”

  跟阿盛一样在实习期的阿晴一口气说道,“环游世界畅游异国放心吃喝。”

“我觉得吧,现在我在公司做设计用的是imac,回家用的是老版的联想,我想什么时候能把家里也憋出一台imac,就应该实现一个小目标了吧。”设计师小伟也发话了。

  看上去冷冰冰的阿串也开口道,“环游世界确实不错。”

  阿盛看着剩下摸摸吃零食或者沉默的同事,只好将拯救冷场的目光投向严哥。

“我们目前要做的是交出一个好的符合客户心思的现场布置跟展示创意,有的没的先别念叨了,继续干活吧。”  

  会议过后,阿盛也只是打打杂负责一些相关的文案写作,关于这个所谓的梦想分享会,严哥突然又让阿盛负责写份演讲稿,方向就按阿盛提出的来,采集了很多不那么常规的素材。然而客户催的紧,要求又多,连阿盛一个堂堂走后门拉关系的实习生也挨义气加了两天班,早上地铁挤得像罐头,归程上却是空空的车厢,落得寂寥。阿盛倒是没所谓,起码在老妈眼里这应该就算是长进了吧。

  然而问题出现在分享会之前跟客户的设计讲解。对方估计也是难缠的角色,他们理解的方向跟公司提出的截然相反。对方认同梦想应该是贴近生活的追求,而非天马行空。其中会场布置安排的硬性设计倒是小问题,那么众矢之的自然落在的展示内容跟讲稿上,其实大不了重写的一个文案对方非得摞下狠话。

“你们呐,还真越活越年轻,还梦想呢,这东西都是那些作家导演要吹牛皮的平台,普通人无非就是朝九晚五,职场搏杀,然后博得一个衣锦还乡解甲归田嘛。还环游世界呢,你以为你是香飘飘奶茶?”

“谁不喜欢搞乐队,带着单反去旅游?没工作没能力怎么去,说的天马行空自命清高,你以为我们这个是穷游网分享会还是感动中国颁奖仪式?”

  第一次,阿盛觉得生活原来真的是很现实的,你眼里的海,可能只是别人眼里的一滴水,梦想这个词,可能在别人眼里有时候只是梦和想。明明花足心思做得一席佳肴,却被客人尝出一粒沙,而一桌倒掉。

  当大家准备收拾东西不欢而散的时候,严哥发话了:“梦想,大小也罢,有些人觉得那是人生追求,有些人觉得那是赤裸裸的欲望。有人会觉得放弃学业事业周游列国喂马劈柴只是幻想,也有人会觉得固定死板地念书工作成家立室是妥协,但是答案真的是不唯一。每天努力学习,挤地铁上下班,赶通宵策划甚至乎被客户刁难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们生活并不是像剧集里的男女主角那样,连睡觉都带着精致妆容。没有每天苍白刻薄的劳累生活打底,我们永远都到不了自己最想要的那一层梦想。”

“方向没有反,只是缺了深度而已。”

  不知道最后对方铁青的脸严哥有没看到,也不知道对方还愿不愿意合作,但是离开的时候,严哥的步子格外轻松。阿盛一言不发地跟着他,严哥好笑地跟他说:“回家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要去上班呢?”

“上班?”

 

  酒吧的灯光下,严哥虎背熊腰的身材跟舞台搭配的有点滑稽,但是他开口唱出第一句歌词的时候,世界像是威士忌里的冰块轻轻融掉。

  这是严哥开的酒吧,每个星期都有几个晚上他要到吧里做歌手。

  阿盛突然明白了严哥的声音的好听,也明白了为什么才三十来岁的严哥头顶会成了“地中海”。

  梦想这个词,是挺尴尬的。

 

 

评论
热度(28)
  1. Honeyhoney,Go!保鲜期限于昨日。 转载了此文字
  2. ManCatSir保鲜期限于昨日。 转载了此文字
    有时候梦想或许就是想想罢了!
  3. 秋风保鲜期限于昨日。 转载了此文字
  4. 哎呦保鲜期限于昨日。 转载了此文字
©哎呦
Powered by LOFTER